北京集荣兴建设有限公司-解放上海不准用大炮,前线干部:战士生命重要,还是高楼大厦重要
你的位置:北京集荣兴建设有限公司 > 产品中心 > 解放上海不准用大炮,前线干部:战士生命重要,还是高楼大厦重要
解放上海不准用大炮,前线干部:战士生命重要,还是高楼大厦重要
发布日期:2022-08-22 17:46    点击次数:116

1949年4月,解放军百万大军横跨长江天堑,突破国民党军的防线,国民党军的沪杭警备总部所属部队5个军在郎广山区被歼灭,其余大部退据上海,连同原淞沪警备司令部所辖部队,共8个军25个师20余万人。

国民党军盘踞在上海的这20万大军,企图依靠上海丰富的资源的坚固的工事继续抵抗,为他们抢运上海的物资和资源争取时间。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以第21、第51、第52、第54、第75、第123军等6个军共20个师,配属坦克、装甲车,守备黄浦江以西地区及外围太仓、昆山、嘉兴、金山等地;以第12、第37军共5个师,守备黄浦江以东地区。国民党军队的海军和空军部队,负责协助防守。

当时上海的人口为600万,是中国的经济中心,也是帝国主义侵华的主要前进基地,战略地位十分重要,在国际上的影响很大。战役打响之前,军委,华野司令部都向前线下达了命令:为使城市不遭破坏和避免人民群众伤亡,部队坚决不使用火炮和炸药,以鲜血和生命为代价从敌人手中夺取工厂、大楼!

在当时,能否完好无损地解放这个大城市,是一项十分艰巨,复杂的任务。在上海作战,尤其是上海市区作战,犹如瓷器店里打老鼠,如果打烂了上海,那么新中国的经济建设就要遭受巨大损失。如果我军接管工作不做好,导致上海停工停电,发生混乱,那么也不行。

1949年4月27日,毛主席指示总前委和三野代司令员粟裕,三野参谋长张震:“你们不但要部署攻击杭州,而且要准备接收上海,以便在上海敌人加入迅速退走,上海人民要求你们进驻的时候,不致毫无准备,仓促进去,陷入被动!”

毛主席提醒得很及时,因为在刘伯承,邓小平,陈毅进入南京后,亲眼目睹了一些我军进入大城市后的事情,他们感到了对部队进行城市政策教育的紧迫性。这项教育在渡江战役之前就进行过了,但是在进入大城市后,很多的战士由于好奇,还是闹了不少笑话。

23军68师在进入杭州后,因为不习惯城市的生活,不会使用电灯,自来水,破坏电灯,自来水的现象很普遍,几天就弄坏了40多个灯泡。68师203团战士在蒋介石官邸搞坏了三个抽水马桶,并用抽水马桶里的水刷碗。站岗的士兵在马路中央,看到车就拦住询问,影响了交通,有些战士看到女性穿着裙子,就在背地里骂不是好人,有些战士看到商人生活讲究,背地里就骂他们是寄生虫,吸血鬼。

68师政委陈茂辉进城之后,发现有些战士把骡马拴在一间小洋房里拉屎,立刻把带队的干部批评了一顿。很多城市由于对城市里的生活不习惯,动不动就会犯错误,有个营从城市里搬到乡下后,大家都高兴地说道:“这下可解放了。”

解放上海之前,三野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对部队官兵进行政策教育,以至于耽误了训练的时间, 新金瓶梅全集后来叶飞就说过:“解放上海各方面的准备工作,特别是如何接管好这个城市的准备工作都很充分,却疏忽了军事上的准备以及作战部署很不周密。”除此之外,部队的官兵也出现了严重的轻敌思想,认为敌人不堪一击,有些人还说道:“过江过江,没放一枪;追击追击,不堪一击。”

1949年5月12日,解放上海的战役正式打响,三野28军,29军一路急进,在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抵抗的情况下就占领了浏河,太仓,嘉定。当天晚上,叶飞就把兵团指挥部搬到了嘉定,进展顺利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

叶飞也十分疑惑:“国民党军就算再不能打,也是有作战经验的部队,浏河这个地方总该防守啊,这是上海的第一道防线。如果驻守上海的守军想起义,为什么又没有人去联系我们呢?”

第二营,也就是5月13日,三野各部队就遭受了重大损失。由于前一天很容易就占领了浏河,我军的轻敌思想更加严重了,29军86师,87师沿着公路并排前进,向月浦发动进攻。当时驻守月浦的是国民党军第52军,这是辽沈战役期间从营口撤退的唯一一支军队,建制完整。军长刘玉章毕业于黄埔四期,对付我军有丰富的作战经验。

29军各部在进攻的时候损失很大,敌人把碉堡伪装成了坟包,我军进攻部队没有发现,被打了个措手不及。29军87师253团在进攻月浦的时候,先后组织了三次进攻,损失了500余人,但是都没有拿下阵地。

13日,14日,15日连续三天的战斗,28军,29军都付出了巨大的伤亡,战斗处于焦灼状态,部队前进十分困难。叶飞决定改变战术,采取淮海战役期间近迫作业的方式,逐个进行拔点,稳扎稳打。但是上海郊区的水田太多,挖一米就可以见水,近迫作业的难度要比淮海战役难太多。

第九兵团的情况要比第十兵团好一些,攻占川沙、周浦,在白龙港地区全歼第51军,将第12军压缩于高桥地区,并割断了其与浦东市区第37军的联系,与第10兵团形成了夹击吴淞口之势。经过十天的外围作战后,三野终于歼灭了外围的两万国民党军部队。

5月23日,粟裕调集第八兵团25军,第九兵团,第十兵团十个军,30个师和特种兵纵队共40万人的兵力对上海守军发动总攻。为了让上海市区少受损失,三野再次下令部队在市区作战时不准使用火炮,炸药。国民党军此时也有点崩溃了,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的一个传令官竟然开着吉普车把命令送到27军的阵地上。

25日凌晨,27军已经攻打下了苏州河以南的主要街区,在苏州河北岸,国民党军凭借百老汇大厦,邮电大厦等高层建筑,以密集劶封锁苏州河各桥梁。27军多次组织进攻,都遭受了敌人的火力打击。

面对敌人居高临下的机枪和炮火打击,27军前线干部急得团团转,强烈要求军部允许使用炮火准备,前线的干部直接质问上级:战士的命重要,还是上海的高楼大厦重要。

27军军长聂凤智请示了三野司令部,想要动用炮火,但是遭到拒绝,最后聂凤智亲自到达前线观察敌人火力点,指挥前线各团,各营的进攻。就在两军相持不下的时候,国民党军淞沪警备区副司令兼51军军长刘昌义派人前来联系27军。

24日夜里,刘昌义把21军,51军,123军的高级军官全部都叫来开会,号召大家起义。国民党军军官其实也早就不想打了,汤恩伯都坐着军舰跑了,他们想要守,又能坚持多长时间。但是大家没有可靠的联系方式,怕解放军不相信,在这个时候,51军军部潜伏的一名地下党员冒着杀头的危险,说出了自己的身份,表示自己可以出面和解放军联系。刘昌义和其他的国民党军军官都很高兴,派人去连续解放军。

25日中午,在一名地下党员的牵线搭桥下,刘昌义等人来到了苏州河南岸的27军81师师部,会见了师政委罗维道。罗维道向其交代了政策,要求国民党军先放下武器,停止抵抗。黄昏时,刘昌义被接到27军军部,27军军长聂凤智也十分高兴。

刘昌义见到聂凤智后,非要让聂凤智出具一份盖有陈毅印章的命令,这才答应投降。聂凤智哪里会有陈老总的大印,但是他怕担心战役的进程,让政治部主任去地里拔一个萝卜,刻一个“陈毅”的关防大印。刘昌义看到了这份命令,这才放下心来。

26日凌晨,刘昌义率领51军等四万多国民党军投降,51军起义时,遭到了54军的攻击,但是被我26军和起义部队击退。汤恩伯得知刘昌义起义后,立刻下达总撤退的命令,在撤退的时候,码头上一片混乱,国民党军一片混乱。

5月27日,上海全部解放。在这场战役中,第三野战军歼敌15万人,其中击毙击伤敌2.3万人,而三野却伤亡了三万多人,占到渡江战役中野华野伤亡总人数的一半以上。

5月27日凌晨,上海下起了下雨,当上海的老百姓在枪声平息后打开家门,发现马路两边潮湿的水泥地上,睡满了身穿黄布军装的解放军战士。很多老百姓邀请解放军战士到屋里住,并给他们送来开水,食物,但是一律被解放军婉拒,部队三天都没有开水喝,只能吃30里外送来的冷饭。为了不影响城里的老百姓生活,每天早晨天还没有亮,连长带着全连到黄浦江边方便,由于找不到厕所,再加上路途遥远,很多战士半路上拉在了裤子里。

所有战士干部们就这样坚持不入民房,坚持不在市场上买东西,坚持不入公共厕所,一直过了三四天,接管工作准备就绪,各部队才开始陆续搬进国民党军空闲的营房,仓库,陆续住了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