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集荣兴建设有限公司-贾母与北静王合租一套房子,暴露出不轨之心,皇帝绝不容他们亲近
你的位置:北京集荣兴建设有限公司 > 产品中心 > 贾母与北静王合租一套房子,暴露出不轨之心,皇帝绝不容他们亲近
贾母与北静王合租一套房子,暴露出不轨之心,皇帝绝不容他们亲近
发布日期:2022-07-30 04:22    点击次数:111

趣侃红楼312:祭祀太妃,贾母下处东为尊,礼遇长辈,王爷尊前西为敬

老太妃死后,贾母等人天天入朝祭祀。不过早午晚祭拜不能回家,贾家便就近租赁了一个“下处”,供贾母、邢王二夫人等休息。

贾家看中的这处地方,非常的大还干净,不光他们租了房子,北静王府也一同租了。两家人聚在一起,互相“照应”。而就是这“互相照应”,最后要了他们的命。

(第五十八回)一日正是朝中大祭,贾母等五更便去了,先到下处用些点心小食,然后入朝。早膳已毕,方退至下处,用过早饭,略歇片刻,复入朝待中晚二祭完毕,方出至下处歇息,用过晚饭方回家。可巧这下处乃是一个大官的家庙,乃比丘尼焚修,房舍极多极净。东西二院,荣府便赁了东院,北静王府便赁了西院。太妃少妃每日宴息,见贾母等在东院,彼此同出同入,都有照应。外面细事不消细述。

《红楼梦》里越是涉及到朝政的轻描淡写描述,就越是严谨,一定不能错过。

前文讲贾母出门后,奴才们在家结党营私,欺压良善等伏笔,是影射贾家自身的问题。

对皇帝来说,贾家就像那可恶的奴才,不起好作用反而遗祸无穷。是贾家败亡的内因。

而这次与北静王同时租赁下处,则体现出日后败亡的外因。

那么,贾家与北静王同租一个院落作为“下处”,究竟有什么细思极恐的问题呢?咱们本文就讲一下。

首先,北静王是贾家所属的“四王八公”这伙人的“领袖”。

四王八公是当年宁荣二公时代一起打江山,十二个功劳最大的老臣的“统称”。贾家一门两国公,在其中占据了两席,堪称八公之首,整体实力不弱于一位王爷。

北静王当年功劳最大,时至今日也就他家还保有郡王之位。其他三王的后人都不再承袭“王爵”,像南安郡王府,不过是南安太妃还是曾经的王妃。八公里边也早都没有公爵,荣国府的贾赦世袭一等爵算是高了,只有贾母还是国公诰命。

不过,四王八公只是个称呼,是当年老功臣们“战友”荣耀的体现,并不是利益集团。与贾史王薛四大家族有迥然的区别。

四大家族是利益共同体,“一荣俱荣一损俱损”。

四王八公却是十二个利益团体,各有势力范围。

只是由于曾经的“战友”情分,互相保持着友谊,不像与忠顺亲王那种不来往。

不过,贾家与北静王府虽是老交情,嫂娘关系却未必非常亲近,皆避嫌才是臣子之道。

北静王是有实权的王爷,贾家背后势力盘根错节。这样两股势力过于亲近,必然遭到皇帝猜忌。

尤其北静王是龙子龙孙更敏感。贾家之前与之保持距离,正常交往才是正确的选择。

然而,一切变化来自于秦可卿死后,北静王没有圣旨允许,违法出席秦可卿葬礼,是对皇帝不敬。而当他拿出御赐“鹡鸰香念珠”时,更暴露出他的“敏感”身份。

一,“鹡鸰”代表“兄弟”。《诗•小雅•常棣》:“脊令在原,兄弟急难。”比喻兄弟友爱之情。

皇帝赐给北静王鹡鸰香念珠,就是拉拢和安抚他,与之表白兄弟之情,凸显出北静王的实力和龙子龙孙的身份。

二,北静王将鹡鸰香念珠转手送给贾宝玉,且不说御赐之物不能随便佩戴,更遑论随便送人。只说他将皇帝的“兄弟情”随便送人,就表明他心中对皇帝的藐视。

鹡鸰本有兄弟之意,送给贾宝玉,代表北静王在拉拢贾家。

作为“实权王爷”,北静王拉拢朝廷世家大臣干什么?尤其还说什么“若令郎在家难以用功,不妨常到寒第。小王虽不才,却多蒙海上众名士凡至都者,未有不另垂青,是以寒第高人颇聚。令郎常去谈会谈会,则学问可以日进矣。”

北静王府广聚天下名士,仿佛众望所归,联系他对皇帝的不敬,“养士”、拉拢贾家,心中不轨已经呼之欲出。

其次,当日解读秦可卿葬礼,北静王违法出席时,就指出北静王会有进一步动作。鹡鸰香念珠、北静王与忠顺亲王争夺蒋玉菡、茜香罗汉巾、送给贾宝玉的蓑衣等,都代表北静王拉拢贾家结党的不臣之意。

尤其第二十八回,贾宝玉送给蒋玉菡的“扇坠玉玦”,预示贾家下定决心与北静王正式结党,彻底捆绑在一起(茜香罗汉巾),并造成抄家结局(扇子通散)。

北静王不臣、不轨,皇帝早有察觉。当日忠顺王上门故意刁难,已经是对贾家的警告。

可惜,贾家就像梨香院十二个小戏子被遣散,只有三个小戏子离开,剩下贪恋富贵而不走的那几个小戏子一样。

皇帝早有“杯酒释兵权”之心,结果是贾家与北静王贪恋权势富贵,“心有不甘”不肯放权,进而结党不轨。前面两篇文章,我们已经解读过贾家的自身问题。

贾家“心有不甘”从贾元春判词图画中那个“香橼”也体现出来。香橼内心苦涩是“心有不甘”。图画中的“弓”更有三层意思。

一,通“宫”,代表元春的身份。

二,通“军事”,日后会有一场“马嵬驿之变”的冲突,虎兕相逢大梦归。

三,通“鸟尽弓藏”,皇帝在守株待兔,就等贾家犯错好消灭威胁。

贾家与北静王越接近,就越是“自寻死路”,给皇帝机会。

最后,这次老太妃去世,贾家与北静王又一次“聚在一起”,双方亲密如一家,体现的就是“结党”的现实,关系昭然若揭。

尤其双方租赁院落,竟然是贾家为上,北静王为下,引人侧目。

当时贾母住在东院,北静王太妃和北静王妃只住西院。这在古代的等级观念中是不可以的。

古代“上下尊卑”,以皇帝为坐标原点,则东为上,东为皇帝左手边,故左为上;西为下,西在皇帝的右手边,右为下。反之,以大臣为坐标,则右为上,左为下。

但不管如何,“东院”就是比“西院”为“高”。以北静王和贾家的地位来说,北静王住东院才对。

相信贾家当初租赁院落,一定也会遵从而不敢要东院。

但最终北静王住西院,表现出“礼贤下士”,尊敬长辈,不拿大的“体贴”。

甄家进京时,解读甄家二姑娘十有八九就是北静王妃时,贾母原话是这么说的,“你们二姑娘更好,更不自尊自大,所以我们才走的亲密。”

“不自尊自大”,就是北静王此时的低姿态!堂堂实权王爷,身份地位本就尊高,何以对贾家如此?

如果从秦可卿葬礼开始,北静王表现出强烈拉拢结党之意就能明白,他的礼贤下士和低姿态分明是作出“明主”的模样,拉拢更多的人。

王熙凤在元宵节讲“聋·子(龙子)放炮仗”笑话,说明北静王最终聚拢了上万的“乌合之众”。贾家是其中的“中坚力量”。

可以说,贾家自身并没有什么能够抄家的大罪恶。如果不是被北静王拉拢图谋不轨,贾家绝不可能被抄家。

贾家就像焦大一样,骄狂自大又心有不甘。心中对皇帝充满了怨怼,加上皇帝收走了他们掌控的“京营节度使”职权,令贾家被边缘在权力中心之外。家世日渐衰落,更令贾家人心思变,才会利令智昏受到北静王蛊惑并与之结党。

老太妃出身甄家,北静王妃是甄家二姑娘,老太妃死后不久,甄家被抄家。

皇帝无疑针对的就是北静王。而贾家此时还与北静王搅和在一起,“同出同入,都有照应”,只这八个字就代表贾家必亡无疑。

欲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!

欢迎关注作者、点赞、收藏,《趣侃红楼》系列文章每天一篇,将为您持续更新!

文|君笺雅侃红楼